首頁|新聞中心|電視點播|走進宣城|文房四寶|民主考評|宣城房產|廣電傳媒|印象宣城 設為首頁|收藏本站
賦權拓能促振興 ——我市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亮點掃描(下)
來源: 作者: 發表時間:05-14 09:34

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是深化農村改革的一項重點任務,也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制度支撐。

在改革推進中,我市既按程序、分步驟地審慎推進,又鼓勵積極探索、大膽創新,靠改革破解難題,與農村土地制度改革、農村“三變”改革等有機結合起來,不斷釋放改革的綜合效應。

無中生有,有中升優。隨著一項項改革措施先后落地,如今,農村產業興旺了,集體經濟壯大了,農民生活也越來越有奔頭。

因地制宜發展特色產業

亮點:發展特色產業型,適宜農業資源稟賦較好的村,解決“好土地沒有好效益”問題。依托新型主體帶動,發展多種形式的農業適度規模經營。

長期以來,寧國云梯村居民主要以山核桃、早筍等林業收入和外出務工收入為主,農田經濟薄弱,拋荒現象嚴重。村集體沒有經營性資產,是典型的空殼村。

荒了的田地怎么盤活起來?如何依托良好的自然資源和發揮區位優勢,促進地方農業農村的發展?

2017年8月,云梯村召開村民代表大會,決定實施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,9月完成了人口調查和清產核資工作,并通過了股改方案。全村共清理集體總資產 658.05萬元,并將可量化資產折股共計2214股,全部量化到全體股東。

云梯村股份經濟合作社成立以來,確立了以招商項目云梯花溪谷為核心,著力發展休閑觀光農業和鄉村旅游經濟,形成了“產業帶動型”的“三變”改革新模式。

該村在實施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基礎上,依托當地良好的生態資源、土地資源及財政扶持資金,通過投資入股、土地運營、服務創收等方式,走出一條符合自身實際的“產業帶動型”的“三變”改革之路。

如今的云梯村,通過改革實現股份合作制搭臺、集體經濟唱戲,產業帶動發展,將外出人員重新吸引回來,將本地群眾的積極性激發出來,推動了村級集體經濟不斷向好發展,促進了農民增收,讓改革真正發揮實效。

同樣資源稟賦較好的旌德縣合慶村。該村與旌德縣振興蔬菜瓜果合作社共建有機蘆筍大棚種植基地,以縣扶持集體經濟項目資金150萬元入股,約定每年保底分紅15萬元。

該村貧困戶王倫說:“沒想到現在這一份地能掙三份錢。”以前種3畝水稻,一年頂多賣3000元,刨去種子、化肥、勞動力成本,一畝有個300元的收益就很不錯了。而去年,他以3.26畝土地入股蘆筍種植合作社,拿到了1825元的保底分紅,平時在基地打工每天收入100元,糧食直補等政策收入也歸自己。

讓“好地方”有“好開發”

亮點: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型,適宜自然資源豐富的村,解決“好地方沒有好開發”問題。開發林果茶等特色資源,盤活農家資源,發掘文化資源,打造特色民宿、休閑農莊、鄉村酒店和農家樂集群。

旌德縣路西村曾經環境差、經濟差、人氣差;現在,可是遠近聞名的好地方。

“我們村發包租賃、簡單自營、投資入股、委托經營四管齊下,股改后,清產核資結果為2574萬元,設置了1568股人口股,每股折價1.64萬元,463戶農民全部領到了股權證。”路西村負責人介紹,各級財政投入的534萬元項目資金形成的資產,納入村辦的三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,開發創成空中茶園景區,每年保底收入就有23萬元。

路西,變成了名副其實的美麗鄉村,63歲的村民馬來青就是受益者之一。在村“兩委”的扶持下,通過“危房改造工程”,老馬把自家舊屋改成了清新的濱河民宿。不僅一舉摘掉了貧困戶的“帽子”,還被評為縣里的“全域旅游標兵”和“產業脫貧示范戶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路西村通過“公司+協會+農戶”模式發展休閑旅游,2018年村集體收入達30余萬元,是2014年改革前的7倍。

績溪縣金沙鎮兵坑村原本只是一個地廣人稀、居住分散,貧窮落后的偏僻小山村,然而誰曾想到短短幾年間便成為績溪縣家喻戶曉的名村。

兵坑村通過吸引浙江商人到村投資開發“華東生態第一漂”兵坑源漂流項目(總投資達4000萬元),大力實施資源“喚醒”工程、資金“利用”工程和農民“量化”工程,發展休閑旅游。

2015年漂流項目引進之初,該村將村部舊址、蒙山水庫、上兵坑攔水壩和集體閑置土地等現有資源打包捆綁入股,占有漂流項目20%股份,逐步探索出“以村委會閑置資產、自然資源和資金入股”的新模式,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,取得顯著成效。

旅游產業繁榮發展,村莊面貌破繭化蝶、美麗變身。1173位兵坑村村民成為手持股權證書的“股東”,享受集體資產盈利后的分紅。村級集體收入也從“零”突破到2018年的10.29萬元。

“抱團發展”激活薄弱村

亮點:集中抱團發展型,適宜資源匱乏、資金短缺的村,解決“無力發展”問題。統籌資金,集中經營,合力破解發展困局。

我市農業部門深入各鄉村調研發現:集體經濟薄弱村,受制于優質資源偏少偏小、潛質資源閑散閑置,出現對接市場難、盤活包裝難、發展停滯緩慢等問題。而另一方面在集體經濟富裕村,由于受地域、項目、土地、政策等條件的限制,導致大量資金閑置,增值效應不明顯,黨員群眾反應強烈。

如何破解薄弱村的集體經濟發展困境?

面對這些偏遠的、資源匱乏且沒有良好的“三變”改革承接主體的村,寧國市組建成立振寧集體經濟發展有限公司,通過收集閑散閑置資源、吸收富裕村資金,在市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工作領導小組的指導下,主攻優勢項目,完善風險防控,實施項目投資。按照“保底收益+按股分紅”的方式,實現薄弱村的集體經濟穩步增長。

在實施集體經濟“兩化”改革工作中,面臨著薄弱村入股資金、公司投資項目及風險防控等一系列新問題,為此寧國市委市政府成立了發展壯大集體經濟工作領導小組,出臺扶持政策。

對集體經濟薄弱村,寧國市財政每個村補助50萬元入股集體經濟發展有限公司,2018年補助20個村總計1000萬元解決發展資本的問題。加大對涉農資金統籌使用,對支持農業產業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展等財政支農資金,可折股量化為股金入股各類經營主體,按股比獲得收益分紅。在投資經營中除資產發包、租賃等低風險經營外,不提倡直接經營其他高風險項目和投資,可以在寧國市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工作領導小組的指導下,投資參股其它經營主體,通過合同、章程、協議等方式控制經營風險,承擔有限責任,確保村股份經濟合作社和農民利益不受損害。實施部門幫村、村企結對、村銀結對制度,在土地供應、費稅減免等方面給予支持,著力扶持村集體經濟發展。

在政策支持下,集體經濟發展有限公司已收集各類優勢項目5個。一期投資項目將實現年收益70萬元。同時在此基礎上,進一步整合資源,拓寬經營渠道,實現集體經濟穩步增長,讓村民享受到改革的紅利。

這樣的情況在我市不是個例。廣德縣邱村鎮組織了12個村,在工業園區投資新建10000多平米的標準化廠房,村級每年分得60萬元租金收入。旌德縣路西村把農家樂納入景區公司化運營,不斷規范農家樂經營行為,實現了抱團發展。路西村2018年村集體經濟收入43萬元,村民人均享受股權分紅42元。

“抱團發展”式的集體經濟發展模式,喚醒了沉睡的閑散資源,撬動了社會資本,實現了閑散低效資源的整合、富裕村和薄弱村的優勢互補,讓集體經濟發展步入良性發展軌道。

(作者 利成志 來源 宣城日報

【責任編輯:柳生】

用戶評論

已有0人評論
   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
   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